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子邮件
热点关注
站内搜索


合作网站
首页 > 文章导读
上市公司总经理(CEO):性别特征与公司业绩比较

 

 
  □曹建安 李敬宇(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 陕西西安 710049 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陕西西安 710114)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研究基金项目(项目编号:71472148)
  ■中图分类号:F27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5812(2018)14-0024-04
 
摘要:在现代中国公司治理中,愈来愈多的女性担任了总经理这一重要角色。文章通过对2010—2015年我国上市公司的研究发现:女性担任总经理的数量呈现出增长的趋势;女性总经理的平均年龄低于男性,但女性总经理平均年薪略高于男性总经理。通过对2015年2 610家沪深上市公司的多元回归分析,未发现女性与男性担任总经理的公司业绩有显著差别。
关键词:总经理  性别  特征  公司业绩  比较
 
  一、引言
  由于社会习俗、个人特征等方面的原因,女性在职位晋升过程中可能会遭遇到“玻璃天花板”这种无形的障碍(刘世敏,2015)。传统的基于男女两性生理特征的性别分工的“性别文化”,往往阻碍了女性的晋升。在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中,男性占据着绝大多数的高管职位,女性管理者大多只能担任副职(林建彬,2014)。但是对于那些突破了“玻璃天花板”、已经担任了总经理(Chief Executive Officer,CEO)的女性,其个人特征、所掌控的公司的特征与男性总经理相比,是否具有明显的差异呢?本文结合我国上市公司近6年的数据,对女性总经理与男性总经理的个人特征、所任职公司的规模、公司绩效等进行了系统的分组比较和分析。
  二、 文献综述
  西方学者对CEO性别与公司业绩之间的关系展开了研究,但结论不完全统一。Walayet(2013)及Anna(2009)认为,由女性CEO来掌管的公司,其风险水平较低。就公司业绩而言,Fred(2012)等人发现男女CEO在资产回报率等标准指标方面并无显著差异,同样,Justin Wolfers(2006)指出CEO性别不影响股票收益率;而SSimonS.M.Ho等(2015)提出女性CEO与会计稳健性显著相关。Peter S. Davis等(2010)指出女性CEO通过良好的市场定位表现间接影响了企业的业绩增长与盈利能力。Terrance Jalbert等(2013)认为女性CEO所管理的企业有着更高的销售增长、资产收益与市场价值。而与此相反,Eahab Elsaid(2014)指出当CEO由女性变为男性时,企业的业绩会增加,而破产风险会变小。
  我国有关的研究结论也并不统一,多数认为女性CEO与企业业绩正相关,但闫永海(2014)指出,相对于男性CEO来讲,女性CEO不愿意承担较高的债务水平。而张琨、杨丹(2013)与江海霞(2013)都指出CEO为女性的公司,其会计稳健性更强;罗菲(2014)认为聘任女性CEO的企业绩效得到了显著改善。连兵和徐晓莉(2015)认为女性高管占比越高企业绩效越差。相反,汤家晔(2014)、袁伟亮(2014)以及任颋(2010)都认为女性高管对公司绩效有正向影响。赵冰梅和吴会敏(2013)指出女性高管并未因风险厌恶而影响投资行为,而且可大大减少过度投资和盲目投资。
  我国的企业特点为权力距离较大,CEO对一个企业的生存发展往往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李平和曾德明(2003)通过实证研究也指出,CEO的个人特征对公司绩效有着重要影响。那么,我国的男性与女性CEO在个人特征方面究竟有哪些差别,本文首先搜集整理了沪深两市上市公司2010—2015年连续6年的数据,分别对其年龄、受教育程度、薪酬、持股数量等方面的特征、发展趋势进行了分组对比和统计分析,并对其业绩进行了比较。
  三、基于性别差异的上市公司总经理(CEO)个人特征比较
  (一)女性担任CEO的绝对数量呈现出增长趋势
  2010—2015年我国上市公司CEO(总经理)中,虽然女性CEO所占比例仍然总体偏少,大约只有6%左右,但其绝对数量有逐渐增长的趋势(见下页表1),担任上市公司总经理的女性由2010年的129位增加到2015年的148位。这表明,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为女性提供了日益增多的契机。女性自身所具有的敏锐的直觉力、良好的沟通力、独具的亲和力、高超的情商魅力等特质也使其越来越多地在上市公司具有不可替代的位置。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突破“玻璃天花板”的束缚,在我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上市公司中担任总经理(CEO)。
(表略)
  (二)女性CEO年龄平均值略低于男性CEO
  Susan和Dominique(2007)的研究发现,国外女性CEO的平均年龄小于男性CEO。从我国近六年的数据也可以看出,女性CEO的平均年龄一直略低于男性,从2010年相差0.23到2015年相差0.74左右(见表2)。由于我国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龄低于男性,有可能更早地结束职业生涯,因此女性CEO平均年龄低于男性。
  (三)女性CEO年薪平均值高于男性CEO
  Martin(2007)等人的研究发现,CEO性别与薪酬之间没有必然联系,那些经历了玻璃天花板而最终达到CEO职位的女性与男性CEO的薪酬水平相当。而刘亚莉和刘潇潇(2013)研究发现,我国民营上市公司男性高管的总薪酬和货币薪酬均显著高于女性高管。Mohan和Ruggiero(2012)的研究则发现,除去现金工资以外的各种薪酬方式而言,女性经理人的潜在工资要高于男性。
  通过对我国上司公司连续6年的统计发现,我国上市公司女性CEO的年薪均值要高于男性CEO,且增长幅度高于男性。女性CEO的年薪均值从2010年的59.3万元增加到2015年的99.58万元,增长了67.93%;而男性CEO年薪均值从2010年的55.95万元增加到2015年的73.66万元,增长了31.65%,女性CEO的年薪增速明显高于男性CEO(见表3)。这说明了女性CEO的经济地位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不断提高。(表略)
 (四)女性CEO持股数量平均数低于男性CEO
  我国上市公司披露的CEO持股数量中,连续6年女性CEO持股数量平均数要低于男性CEO(见表4),这说明上市公司对男性CEO的股权激励强度高于对女性CEO的股权激励。或是男性CEO更偏好于购买并持有公司股票。(表略)
  (五)女性CEO高学历比例略低于男性CEO
  我国CEO的学历50%以上分布在研究生中,且男性CEO硕博研究生所占比例略要高于女性CEO(见下页表5),这可能与我国男性的受教育程度普遍高于女性有关。(表略)
  四、女性CEO与男性CEO所管理的公司业绩比较
  陈志刚(2009)的研究发现,上市公司高管的性别和学历与其经营业绩之间不存在显著关系。本文认为,在上市公司全部高管中,总经理(CEO)担负着最为重要的责任,对公司的经营活动和业绩有着直接的作用和影响。因此,本文将研究的对象精细化到总经理,本文提出的假设为,女性与男性CEO所管理的公司并不会因为CEO性别而产生业绩上的差异。因为女性一旦突破了“玻璃天花板”,担任了总经理(CEO),其应该与男性总经理具有同样的管理能力与水平。本文以2015年我国沪深两市的上市公司作为研究样本进行实证分析。
  (一)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
  研究样本来自于2015年我国沪深两市的上市公司。在进行样本选择时,进行了如下筛选:(1)剔除ST类公司;(2)剔除了金融类公司;(3)剔除所需数据缺失的公司。经过上述筛选整理,得到了2 436个公司样本观察值。所用数据均来源于国泰安金融数据库。
  (二)变量定义
  1.被解释变量:企业业绩。本文选用托宾Q值以及资产收益率ROA来表示企业业绩,其中托宾Q值是公司的市场价值与重置成本的比率;资产收益率是净利润与总资产余额的比率。
  2.解释变量:CEO性别。本文将CEO性别设置为虚拟变量,如果公司CEO为女性,则用1表示;如果公司CEO为男性,则用0表示。
  3. 控制变量。根据国内外有关文献,本文选用企业规模、资产负债率、行业、营业收入增长率,以及CEO的薪酬、年龄、持股数作为控制变量。其中企业规模采用资产总额的对数表示;资产负债率为负债总额与资产总额的比率;行业根据证监会行业分类2012年版分为19类,设置为虚拟变量,以0—18表示。
  (三)模型设定
  根据相关文献以及研究假设,本文建立模型如下:
  TQ=α+β1×gender+β2×ln size+β3×LEV+β4×industry+β5×growth+β6×wage+β7×age+β8×hold+ε
  ROA=α+β1×gender+β2×ln size+β3×LEV+β4×industry+β5×growth+β6×wage+β7×age+β8×hold+ε
  其中TQ、ROA分别代表企业的托宾Q值以及资产收益率;gender表示CEO性别;ln size表示企业总资产对数;LEV代表资产负债率;industry表示行业;growth表示营业收入增长率;wage表示CEO薪酬,age表示CEO年龄,hold表示CEO的持股数量;ε表示随机误差。
  (四)实证分析结果
  1. 相关性分析。从表6中可看出,衡量企业业绩的指标(托宾Q值、资产收益率)与CEO性别指标之间的相关性都不显著,这初步表明CEO的性别不会对企业业绩产生影响。
(表略)
  2.多元回归分析。为了更深入地了解CEO性别与企业业绩之间的关系,本文使用多元回归分析方法。表7、下页表8为多元回归分析结果。根据表7,本文设定模型1的调整R方为0.3284,结合相关研究,这一结果予以接受,说明模型的拟合度较好。从表8可以看出,当以托宾Q值作为因变量时,自变量CEO性别的系数为0.038933,且并不显著,说明CEO的性别对托宾Q值并不会产生显著影响。(表略)
  表9、表10中给出了CEO性别与资产收益率ROA的多元回归分析结果。表9中模型2的调整R方为0.1609,该结果也予以接受。从表10可看出,当以ROA作为因变量时,自变量CEO性别的系数为0.0013455,且并不显著,也就是说CEO性别不会对企业资产收益率产生显著影响。(表略)
  五、研究结论
  女性担任上市公司总经理(CEO)的数量不断增长,从她们自身的特征以及所管理的公司的特征,可以看出未来中国妇女在我国社会经济中的地位及发展趋势。虽然女性CEO持股数量平均数低于男性,女性CEO高学历比例略低于男性CEO,但女性CEO年薪平均值高于男性CEO,并且未发现证据可证明女性CEO与男性CEO管理的公司业绩有显著差异。在知识经济时代,权威性的管理模式不断被人性化的模式取代,管理的发展更需要女性特色的柔性管理,因此女性管理者的特质更能适应未来的发展需要,女性CEO也在公司治理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J
 
 
参考文献:
  [1]刘世敏,刘淼.女性职业发展中的“玻璃天花板”效应[J].东岳论丛,2015,36(4):184-187.
  [2]林建滨.上市公司高管性别与公司财务绩效的实证研究[J].发展研究,2014,(9):54-59.
  [3]Walayet A.Khan,Joao Paulo Vieito. Ceo gender and firm performance[J].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Business,2013,(67):55-66.
  [4]Anna D.Martin,Takeshi Nishikaw,Melissa A. Williams. CEO Gender:Effects on Valuation and Risk[J].Quarterly Journal of Finance and Accounting,2009,48,(3):23-40.
  [5]Fred H. Hays,Nancy Day,Sarah Belanus. Credit union performance:does CEO gender matter[J].Journal of Behavioral Studies in Business,2012,(5):1-14.
  [6]Justin Wolfers.Diagnosing Discrimination:Stock Returns and CEO Gender[J].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2006,(1):1-15.
  [7]SSimon S.M.Ho,Annie Yuansha Li,Kinsun Tam,Feida Zhang. CEO Gender,Ethical Leadership,and Accounting Conservatism[J].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2015,(127):351-370.
  [8]Peter S.Davis,Emin Babakus,Paula Danskin Englis,Tim Pett.The Influence of CEO Gender on Market Orientation and Performance in Service Small and Medium-Sized Service Businesses[J].Journal of Small Business Management,2010,48(4):475-496.
  [9]Terrance Jalbert,Mercedes Jalbert,Kimberly Furumo.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EO Gender,Financial Performance,And Financial Management[J].Journal of Business & Economics Research,2013,11(1):25-34.
  [10]Eahab Elsaid.Examining The Effect Of Change In CEO Gender,Functional And Educational Background On Firm Performance And Risk[J].The journal of Applied Business Research,2014,30(6):1605-1614.
  [11]闫永海.总经理性别特征影响企业资本结构吗[J].商业会计,2014,(18):14-17.
  [12]张琨,杨丹.董事会性别结构、市场环境与企业绩效[J].南京大学学报,2013,(5):42-52.
  [13]江海霞.女性高管对会计稳健性的影响——基于我国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D].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2013,(8):34-35.
  [14]罗菲.CEO性别对公司绩效影响的实证研究[D].湘潭大学,2014.
  [15]汤家晔.我国上市公司女性高管及其学历特征对公司绩效影响的实证研究[J].湖北技学院学报,2014,34(10):47-49.
  [16]袁伟亮.高管团队中“花木兰”对公司业绩的影响[J].中国集体经济,2014,(34):102-103.
  [17]任颋,王峥.女性参与高管团队对企业绩效的影响:基于中国民营企业的实证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10,13(5):81-91.
  [18]赵冰梅,吴会敏.高管性别差异对上市公司投资行为的影响分析[J].价值工程,2013,(19):148-150.
  [19]李平,曾德明.CEO个人特征影响公司绩效的机理分析[J].湖南大学学报,2003,17 (02):36-40.
  [20]Susan M. Adams,Dominique M. Haughton. Gender differences in CEO compensation:evidence from the USA[J].Women in Management Review,2007,22,(3):208-224.
  [21]Martin Bugeja,Zoltan P. Matolcsy,Helen Spiropoulos.Is there a gender gap in CEO compensation?[J].Journal of Corporate Finance,2012,(18):849-859.
  [22]刘亚莉,刘潇潇.中国民营上市公司高管性别与薪酬差距研究[J].妇女研究论丛,2013,(04):49-53.
  [23]Nancy Mohan,John Ruggiero.Influence of firm performance and gender on CEO compensation [J].Applied Economics,2007(39):1107-1113.
  [24]陈志刚.高管性别与学历影响上市公司业绩吗?[J].现代经济,2009,8(4):17-19.

文章刊登于《商业会计》2018年第14期

上市公司总经理(CEO):性别特征与公司业绩比较.pdf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 © 2005-2016《商业会计》杂志 图文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订阅管理 投稿管理
copyright © COMMERCIAL ACCOUNTING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订阅热线:010-66095303(发行部)66095301(编辑部)66095331(传真)